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新春植树正当时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25 16:05:16日 00:08:1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宜春眼睛激光手术后遗症,

4月25日,遵义市播州区龙坪镇部分农民铲除玫瑰种玉米一事,继续受到关注。

当地政府及企业回应称,这是企业调整运营模式后的反应,但农民并未受到损失。同时,对流转后返还的土地,还按每亩500元的价格,支付了土地复垦费。

  

用花企业 恳求农民别铲花

25日,记者再次前往播州区龙坪镇中心村时,仍有农民在挖掉盛开的玫瑰花,改种高杆月季和玉米等。在村委会附近,被称为“核心区”的玫瑰花地里,专程从镇远县赶来的一家酒厂负责人,与种植高杆月季的农民沟通玫瑰花收购事宜。

  

这些农民说,全村的玫瑰花是由公司流转农民土地种植。今年初,除“核心区”地块,其余流转土地已返还农民。“核心区”的玫瑰花,属公司所有,要挖掉部分玫瑰花,腾地做旅游。区外返还土地后,部分农民铲除了玫瑰花,种玉米和红薯、辣椒等。

“这个玫瑰花很好,被挖掉太可惜。”这家酒厂的负责人恳求农民说,如果大家实在不想种了,希望能到今年十月以后再挖,酒厂将买下所有被挖的玫瑰花苗。

运营企业 承认“跨界”遇挫

运营播州区龙坪镇万亩玫瑰花项目的,是遵义中控大通公司。三年前,这家做房地产的企业,“跨界”尝试现代高效农业项目,曾计划在播州区发展6万多亩玫瑰花,并开展精深加工。

公司董事长王万军说,现在反思,是当时设计的运行模式有问题,企业风险大,也迟滞了加工项目建设速度。

  

万亩玫瑰花项目的最初运行模式,是由公司通过地方组织,向农民直接流转土地,自行种植、管理玫瑰花,聘请农民做工。土地流转费用,按每年800元每亩计算,用工则根据强度,每天每人55元到100多元。

“中心村6000多亩土地,一年流转费用500万元左右。”王万军说,处于高强度投入阶段的企业,负担很沉重。另外,这种“大锅饭”的模式,效率不高,不少玫瑰花管理差,地里长满了草。

基于这些原因,公司调整了经营模式——保留约700亩“核心区”,由公司直接生产、管理。其余土地返还给农民,让农户自行管理、经营,公司负责收购玫瑰花。

  

王万军认为,创业遇挫折,甚至失败,这是很正常,不丢脸。“这条路走不通,我们可以换种方式。”他说,公司发展玫瑰花的目标不变,争取今年内建好加工厂。

据称,遵义中控大通公司在玫瑰花项目上的投入,已有5000至6000万元。其中,玫瑰花种植、管理的投入,有1500万元左右。

播州区农业园区管委会干部唐少勇,证实了王万军的说法。他称,遵义中控大通公司调整的,不仅是玫瑰花的种植,还有整个项目用地、规划、投资额度等。

政府干部 称农民未受损

播州区龙坪镇党委一位姓熊的干部说,政府同意了遵义中控大通公司的调整,并按每亩500元的价格,付给了领回土地的农民土地复垦费。

“这么做,是为企业减轻负担,挽救项目,也是为最大程度保障农民利益。”他说,整个过程中,农民没有受到损失。

据了解,因遵义中控大通公司经营方式调整,中心村返还给农民的流转土地,约有4000多亩。在返还流转土地时,已明确告知,对返还土地上种植的玫瑰花,农民有权自行处置。

  

采访中,多位铲除玫瑰花的农民表示,规划的工厂还没建好,又不掌握信息,对玫瑰花前景心存忧虑,甚至失去信心,因此将土地改种。

遵义市播州区一位领导与记者通电话时称,将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开展调研,对玫瑰花的市场前景、农民意愿、产出效益等,做更深入了解。“任何项目,都要让农民挣钱,要让土地发挥更大效益。”她说。

(本报记者 黄黔华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